加入收藏
首页 > 侦查前沿 > 正文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的侦查思维方式(一)

作者: 时间:2018-12-27 点击数:

中国行为法学会侦查学分会自2017年11月正式更名以来,确立了“一会、一书、一号”三项工作核心内容,“一会”即一年一度的全国学术研讨会,“一书”即每年年会收到的学术论文精品汇编成《侦查论坛》出版发行,“一号”即侦查学分会官方微信公众号。


为发挥新媒体优势,推广刑侦理论与实践研究成果,即日起,本号将陆续推出2017年中国行为法学会侦查学分会第九次全国学术讨论会形成的理论成果——《侦查论坛(第十五卷)》中的精品论文摘编,敬请关注。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的侦查思维方式

作者简介:

王超强,中国刑事警察学院15级侦查学硕士在读。


思维是在人的实践活动中,在感性认识和表象的基础上,以知识经验为中介而实现的对客观事物间接的、概括的反应。侦查思维是在侦查活动中,侦查人员对侦查客体内在本质和规律性关系的反应。自有侦查活动以来,思维方式的科学与否,是关系案件侦破与否的重要因素。不同时代,对侦查思维的要求是不同的,侦查思维如何适应大数据时代的社会变化和犯罪的新变化,是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


一、大数据时代的数据化生存与犯罪的数据化生态

(一)大数据的前世今生


1980年,美国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在《第三次浪潮》(《The third wave》)一书中指出,“如果说IBM的主机拉开了信息化革命的大幕,那么大数据则是第三次浪潮中的华彩乐章。”1996年,美通社也提到了大数据应用。此时的大数据,仅是字面意义。从2010年开始,大数据逐渐上升为一种战略,美国有了《规划数字化的未来》的报告呈现给了时任总统奥巴马。2011年,麦肯锡公司发布了报告,介绍了大数据的核心技术,研究分析了在各行各业中大数据的应用情况。近年来,在许多的重要论坛、会议或场合,大数据被不断提及,各行业和各国政府都将其视为人类发展进程中的又一次重大机遇。


当今普遍的大数据定义,主要是指数据量巨大无法用现有技术处理的数据集合。国务院《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将大数据的定义表述为:大数据是以容量大、类型多、存取速度快、应用价值高为主要特征的数据集合,正快速发展为对数量巨大、来源分散、格式多样的数据进行采集、存储和关联分析,从中发现新知识、创造新价值、提升新能力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和服务业态。大数据产生的原因可以总结为三点:第一,大数据现象的物理基础是摩尔定律和晶体管的进步,这使得人类保存数据的能力不断增强;第二,数据挖掘的兴起使得人类使用数据的能力不断增强,第三,社交媒体的出现,则把全世界每个人都变成了潜在的数据生成器,人类生产数据的能力不断增强。人类社会的数据量呈现出了爆炸式的增长,海量数据是大数据的首要特征。除此之外,大数据还具有数据类型千姿百态,数据的传输与分享的速度惊人,巨量数据也产生了“数据废气”,价值密度低等特征。


(二)大数据时代的数据化生存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得人们的生存方式正在发生着深刻地变化,尤其明显的是中国的网民规模及移动网民规模不断增长。(如图一)此外,我们可以从“吃、住、行、消、乐、交”等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来呈现出一幅“数据化生存”的图景。“吃”(饮食)的方面,截止2016年12月,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等网上外卖APP的用户规模达到2.09亿,年增长率83.7%,其中,手机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到1.94亿,使用比例由16.8%提升到27.9%。“住”(住宿)和“行”(出行)的方面, 截止2016年12月,网上预订机票、酒店、火车票或旅游度假产品的网民规模达到2.99亿,其中,手机预订的网民规模达到2.62亿。“消”(消费)的方面,到2016年12月,网上支付的用户规模达到4.75亿,其中,手机支付的达到4.69亿。“乐”(娱乐)的方面,以网络游戏为例,用户规模达到了4.17亿,手机用户达到3.52亿。“交”(社会交往)的方面,网民中的即时通信用户已达6.66亿,其中,手机即时通信用户6.38亿。


(三)大数据时代犯罪的数据化生态


犯罪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也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进步”,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它也会被犯罪分子利用,大数据同样如此。


在数据化生存的时代,数据成为了新的犯罪工具。以新型犯罪的“优秀代表”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为例,在其几大工作环节的流转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数据,特别是诈骗对象的个人数据是诈骗成功与否的关键。截止2016年12月,手机用户标记骚扰诈骗类短信183.8亿条,其中诈骗短信6.1亿条。标记骚扰诈骗类电话391.2亿次,其中诈骗电话48.9亿次。另一方面,数据成为了犯罪的重要对象。以个人数据泄露为例,2016年个人数据泄露占到了网络安全事件的32.9%。在广东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例中,涉案犯罪团伙6个,犯罪嫌疑人130多名,缴获涉及全国公民个人信息近1亿条。每年的春节期间“抢红包”已经成为了过节期间人们的重要活动和娱乐项目。几千万的人会将银行卡与微信绑定,商家将会获取海量的用户数据。同样,这样的机会,犯罪分子当然不会放过。一些犯罪分子就利用微信平台进行全国范围的赌博,范围更广,作案更加隐蔽,人员流动性极大。一有风吹草动,立即退群,删除相关数据记录。微信红包赌博就是典型的大数据时代犯罪数据化生态的例子。


二、大数据时代侦查思维的新要素——数据

(一)数据的含义及其对侦查的价值


纵观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其实很早就已经开始了数据化的历史。“数据”(data)这个词在拉丁文里是“已知”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事实”。古代的计量,阿拉伯数字的产生,算术的出现,还是复式记账法的发明,都体现着人类记录世界的愿望,都显示出数据化对于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如今,数据代表着对某件事物的描述,数据可以记录、分析和重组它。传统意义上的数据,和信息、知识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数据是信息的载体,信息是有背景的数据,而知识是经过人类的归纳和整理,最终呈现规律的信息。但进入大数据时代之后,“数据”二字的内涵开始扩大,数据还统指一切保存在电脑中的信息,包括文本、图片和视频等。大数据时代的数据,不仅是结构化的数据,更多的是半结构化的数据和非结构化的数据。


大数据时代,数据成为了新的犯罪工具和对象,同时,数据也记录着犯罪分子的一举一动。对于侦查工作来讲,数据的价值毋庸置疑。手机、电脑、摄像头、RFID等技术和设备都很有可能在某一时刻、某一空间记录下犯罪的蛛丝马迹。这就需要侦查机关和侦查人员及时转变思维方式,将传统的侦查思维方式与大数据时代的思维方式进行有效融合,只有这样,才能在大数据时代的侦查工作中,抓住战机,及时破案。另外,数据对于侦查中的合成作战同样意义重大。通过大数据技术建立起各个警种、各个部门的数据共享平台,进行海量数据收集、多种角度分析,提升工作效率,在此基础上,侦查部门就可以发现大量案件线索,及时破获案件。


(二)大数据时代侦查数据的来源


数据作为一种新的基础性侦查资源和思维要素,将在未来的侦查工作中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那么,我们从哪里收集侦查数据呢?


大数据时代侦查数据的收集,除了以传统的侦查基础工作和侦查情报工作为基础外,更应该看到社会化大数据的巨大潜力和价值,从各个方面去收集数据、分析数据、关联数据和利用数据。侦查数据主要有以下三个来源:首先是量化自我的个人数据,其次是侦查工作的业务数据,再次是公安管理的各项数据,最后是社会管理以及其他社会化的数据。大数据时代的侦查数据体现出了时间无限性、空间广阔性、资源开放性、数据互动性和方法创新性等特点,无疑将对侦查思维和侦查工作产生深远的影响。


(三)树立数据化的侦查思维意识


大数据包含着许多方面的内容,比如大数据技术、大数据应用等。对于侦查思维来讲,处于这样一个时代,首要的是树立数据化的思维意识。它包含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是从经验性思维向数据化思维的转变。传统的侦查思维是一种经验性思维,它的依据的“物质交换原理”。它体现了犯罪行为引起的变化遵循能量守恒定律。侦查人员通过“物”与“物”的交换仍能识别犯罪行为,侦破案件。在大数据时代, 大数据资源、大数据技术、大数据应用等各个方面使得数据的数量和类型无限丰富,数据已经如空气一般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记录着世界的风云变幻。同样,犯罪分子也将无处遁形,犯罪行为将被记录下来。因此,侦查思维就需要由经验性思维向数据化的思维转变。其次,是侦查工作量化的意识。犯罪人、犯罪行为、犯罪手段、痕迹物证、犯罪心理等犯罪的一切皆可量化。另一方面,以往的侦查工作,多依靠经验和行政命令来运行,效率较低,且稍显混乱。大数据时代需要量化侦查工作的各个环节,无论是案件的侦破,还是侦查人员的管理,或是侦查绩效的考核,量化将使得科学的数据呈现在每一位侦查员的面前,效率将大大提升。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警察学院版权所有